javascript和JQuery焦点图和代码特效大全
当前最流行的开源CMS网站系统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挨踢动态 > IT人生 >

外国译文:一次谷歌面试趣事

来源:IT技术网编辑:kkx58发布于:2011-04-19人围观谷歌译文面试

很多年前我进入硅谷人才市场,当时是想找一份高级工程师的职位。如果你有一段时间没有面试过,根据经验,有个非常有用的提醒你应该接受,就是:你往往会在 前几次面试中的什么地方犯一些错误。简单而言就是,不要首先去你梦想的公司里面试。面试中有多如牛毛的应该注意的问题,你可能全部忘记了,所以,先去几个 不太重要的公司里面试,它们会在这些方面对你起教育(再教育)作用。

我第一家面试的公司叫做gofish.com,据我所知,gofish这家公司如今的情况跟我当时面试时完全的不同。我几乎能打保票的说,当时我在 那遇到的那些人都已不再那工作了,这家公司的实际情况跟我们这个故事并不是很相关。但在其中的面试却是十分相关的。对我进行技术性面试的人是一个叫做 Guy的家伙。

Guy穿了一条皮裤子。众所周知,穿皮裤子的面试官通常是让人“格外”恐怖的。而Guy也没有任何让人失望的意思。他同样也是一个技术难题终结者。而且是一个穿皮裤子的技术难题终结者 —— 真的,我做不到他那样。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问我的一个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是非常的普通 —— 在当时也是硅谷里标准的面试题。

问题是这样的:

假设这有一个各种字母组成的字符串,假设这还有另外一个字符串,而且这个字符串里的字母数相对少一些。从算法是讲,什么方法能最快的查出所有小字符串里的字母在大字符串里都有?

比如,如果是下面两个字符串:


String 1: ABCDEFGHLMNOPQRS

String 2: DCGSRQPOM

答案是true,所有在string2里的字母string1也都有。如果是下面两个字符串:


String 1: ABCDEFGHLMNOPQRS

String 2: DCGSRQPOZ

答案是false,因为第二个字符串里的Z字母不在第一个字符串里。

当他问题这个问题时,不夸张的说,我几乎要脱口而出。事实上,对这个问题我很有信心。(提示:我提供的答案对他来说显然是最糟糕的一种,从面试中他大量的各种细微表现中可以看出来)。

对于这种操作一种幼稚的做法是轮询第二个字符串里的每个字母,看它是否同在第一个字符串里。从算法上讲,这需要O(n*m)次操作,其中n是string1的长度,m是string2的长度。就拿上面的例子来说,最坏的情况下将会有16*8 = 128次操作。

一个稍微好一点的方案是先对这两个字符串的字母进行排序,然后同时对两个字串依次轮询。两个字串的排序需要(常规情况)O(m log m) + O(n log n)次操作,之后的线性扫描需要O(m+n)次操作。同样拿上面的字串做例子,将会需要16*4 + 8*3 = 88加上对两个字串线性扫描的16 + 8 = 24的操作。(随着字串长度的增长,你会发现这个算法的效果会越来越好)

最终,我告诉了他一个最佳的算法,只需要O(n+m)次操作。方法就是,对第一个字串进行轮询,把其中的每个字母都放入 一个Hashtable里(成本是O(n)或16次操作)。然后轮询第二个字串,在Hashtable里查询每个字母,看能否找到。如果找不到,说明没有 匹配成功。这将消耗掉8次操作 —— 这样两项操作加起来一共只有24次。不错吧,比前面两种方案都要好。

Guy没有被打动。他把他的皮裤子弄的沙沙响作为回应。”还有没有更好的?“他问道。

我的天?这个家伙究竟想要什么?我看看白板,然后转向他。”没有了,O(n+m)是你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 我是说,你至少要对每个字母至少访问一次才能完成这项操作 —— 而这个方案是刚好是对每个字母只访问一次“。我越想越确信我是对的。

他走到白板前,”如果这样呢 —— 假设我们有一个一定个数的字母组成字串 —— 我给每个字母分配一个素数,从2开始,往后类推。这样A将会是2,B将会是3,C将会是5,等等。现在我遍历第一个字串,把每个字母代表的素数相乘。你最 终会得到一个很大的整数,对吧?然后 —— 轮询第二个字符串,用每个字母除它。如果除的结果有余数,这说明有不匹配的字母。如果整个过程中没有余数,你应该知道它是第一个字串恰好的子集了。这样不 行吗?“

每当这个时候 —— 当某个人的奇思异想超出了你的思维模式时,你真的需要一段时间来跟上他的思路。现在他站在那里,他的皮裤子并没有帮助我理解他。

现在我想告诉你 —— Guy的方案(不消说,我并不认为Guy是第一个想出这招的人)在算法上并不能说就比我的好。而且在实际操作中,你很可能仍会使用我的方案,因为它更通 用,无需跟麻烦的大型数字打交道。但从”巧妙水平“上讲,Guy提供的是一种更、更、更有趣的方案。

我没有得到这份职位。也许是因为我拒绝了他们提供给我的一些讨厌的工作内容和其它一些东西,但这都无所谓了。我还有更大更好的目标呢。

接着,我应聘了become.com。在跟CTO的电话面试中,他给我布置了一道”编程作业“。这个作业有点荒唐 ——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用了我3天的时间去完成。我得到了面试,得到了那份工作 —— 但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这道编程作业强迫我去钻研并有所获。我需要去开发一个网页爬虫,一个拼写检查/纠正器,还有一些其它的功能。不错的东西。然 而,最终,我拒绝了这份工作。

终于,我来到了Google面试。我曾说过Google的面试过程跟外面宣传的很一致。冗长 —— 严格,但诚实的说,相当的公平。他们在各种面试过程中尽最大的努力去了解你、你的能力。并不是说他们在对你做科学研究,但我确信他们是努力这样做。

我在Google的第四场面试是一个女工程师,老实话,是一场很无聊的面试。在前面几场面试中我表现的很好,感觉到我的机会非常的大。我相信如果不做出什么荒唐事情来,十拿九稳我能得到这份工作。

她问了我一些关于排序或设计方面的非常简单的问题,我记不清了。但就在45分钟的面试快要结束时,她对我说”我还有一个问题。假设你有一个一定长度的由字母组成的字符串。你还有另外一个,短些。你如何才能知道所有的在较短的字符串里的字母在长字符串里也有?“

哇塞。Guy附身了。

谷歌,译文,面试,相关的文章
有时间的话来看看IT界的突发事件